中新网新疆正文
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上海|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辽宁|内蒙古|宁夏|青海|山东|山西|陕西|黑龙江|四川|香港|新疆|兵团|云南|浙江
我们的微信

农村“厕所革命”的新疆昌吉实践:悄然改变农民的生活

2021-09-29 18:47:02 来源:昌吉日报
字号:

  两年前,昌吉市六工镇十三户村村民刘志燕压根儿想不到,如今自家能用上和城里一样“洋气”的厕所。

  墙面贴着瓷砖,梳妆镜、热水器、洗手池、淋浴花洒、冲水马桶一样不少,刘志燕家的厕所干净而整洁。

  刘志燕家是我州累计完成改厕的近10万余户村民中的一户。“厕所革命”正悄然改变着昌吉农民的生活,生活环境更美,空气更清新,也让大家的精神面貌发生着巨大变化。

  从2019年开始,昌吉州在70万农村人口、11万农户中全面推行“户改厕”工作。这场大刀阔斧的“厕所革命”将农村沿袭数千年的旱厕彻底拆除,取而代之的是科学储肥、美观干净的无害化卫生厕所,越来越多的昌吉农民享受到民生工程创新带来的便利和实惠。小厕所,大民生。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对“厕所革命”高度重视,要求坚持不懈推进“厕所革命”,把它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来抓,努力补齐影响群众生活品质的短板。厕所原本是稀松平常的生活设施,现在之所以被赋予“革命”的意义,是因为不仅要革除厕所“脏、乱、差、少、偏”的旧面貌,还要革除长期以来人们养成的如厕陋习,培育形成一种与现代化相适应的生活方式、行为习惯、文明理念,更好地提升人民健康水平。

  怎样从“改面子”变为“改里子”、从“要我改”变为“我要改”、从“小改变”中改出“大文明”?怎样“改”才担得起“革命”二字?更多地思考,亟待在实践中找到答案。

  ■ 一场改革蹚出一条路

  地上挖个坑、盖上两块板,臭气熏天、蚊虫滋生……这是过去很多农村地区旱厕的真实情况。

  然而,在位于昌吉市佃坝镇土梁村的自治区农村改厕现场教学示范基地所展示的改厕方案,让“方便”这件事有了多种选择。“在昌吉州最为常见的改厕方案有双坑交替式、三格式和水冲式卫生厕所……”8月14日,昌吉州农村“厕所革命”首席专家李玉金将“昌吉经验”在自治区农村“厕所革命”现场观摩暨户厕问题摸排工作推进会上进行了分享。

  乘着“厕所革命”东风,近年来,昌吉州把农村改厕作为重点“民生工程”,成立了由副州长为组长,农业、卫健、住建等多部门为成员单位的“厕所革命”专班和各县市“厕所革命”专班,抽调能力强的工作人员合力推进改厕工作。昌吉州卫健委干部李玉金是专班成员之一。

  万事开头难。改厕工作刚开展时并不顺利,群众不理解,积极性不高。如何变被动改厕为主动改厕呢?李玉金给出了回答——改厕要先“改”观念。

  为使“厕所革命”工作家喻户晓、人人皆知,自治州通过悬挂横幅、张贴标语、印发宣传手册、入户走访,广泛宣传改厕政策,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同时,村里的党员干部带头改,用事实说服群众。

  此外,州财政拿出2751万元改厕奖补专项资金,各县市政府为每户厕所奖补1000至2000元,以此增强群众改厕的主动性和积极性。截至目前,全州共投入改厕资金3.5亿元。

  改厕任务繁重且紧迫,做好宣传工作只是第一步,更重要的是“改”。昌吉州在改厕工作中根据实际情况、群众习惯以及村庄类型等,坚持一村一策、一户一策,因地制宜选择改厕模式。李玉金介绍,在城郊及污水管网覆盖到的村推广水冲式卫生户厕;在污水管网覆盖不到的村推广双坑交替式、三格式等卫生户厕,同时抓好改厕质量,确保改厕建一个、成一个、用好一个,把卫生厕所建成群众的满意工程。

  改厕要解决粪污往哪儿去的问题。我州因地制宜推进厕所粪污分散收集、集中收集或接入污水管网统一处理,部分地方通过购买服务或与个人、企业合作的方式,收集处理利用厕所粪污,健全后续长效管护机制。

  如今,全州新建改建农村户用卫生厕所100567个,卫生厕所普及率91.59%,所有行政村全覆盖,为建设山清水秀的美丽乡村打牢基础。

  ■ “改”到群众心坎里

  初秋时节,走进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上庄子村,特色主题墙绘记录乡村故事,蜿蜒的乡间大道四通八达,别致农家小院绿草成茵……美丽乡村的画卷在这里徐徐展开。

  “以前村里可没有这么美,这一切的变化都离不开‘厕所革命’。”村民吴新民感慨地说。

  2014年,上庄子村启动全村生活污水集中处理工程建设,改水改厕,顺理成章。一条地下管道将全村村民家厨房、厕所产生的污水集中到地埋式处理池内,经微生物氧化处理技术处理后排出的清水可灌溉树木。

  该项目是全疆首个引进土壤覆盖型微生物氧化污水处理技术项目,也是玛纳斯县农村生活污水生态处理示范项目。

  “在我们村,改厕与生活垃圾治理、污水治理、乡风文明提升等‘打包’完成。‘一根线’,串起了社会主义新农村的文明新风尚。”玛纳斯县乐土驿镇上庄子村党支部书记李成山说。

  村道宽敞干净,房屋错落有致,文化广场上回荡着欢声笑语。宜居宜业的吉木萨尔县北庭镇三场槽子村,让人们住进了“幸福里”。

  “厕所干干净净,夏天也没有异味……”拜山汗·朱玛汉家是三场槽子村2019年第一个进行改厕的家庭,他逢人就夸改厕好。

  2012年,三场槽子行政村成立,280户牧民搬迁到此集中定居时还使用着旱厕。夏天气味重、蚊虫乱飞,冬天粪污冻结不好清理。

  没想到,一场“厕所革命”带来了喜人的变化。

  2019年5月起,三场槽子村开始全面推进改厕工作。小小的厕所要如何改造?首先,要定好一个标准样板。

  “我们在村上修建了双坑交替式、单坑式和三格式三种样板厕所,经过实践验证后,最后采用了适合村情的三格式户厕。”三场槽子村党支部书记艾里·阿合买提介绍,按照拜山汗·朱玛汉家的“首厕”标准,三场槽子村全村改厕工作不到一年全部完成。

  2019年,我州实施了“首厕过关制”,即各村改造或新建的第一个厕所,从选址到挖坑,从施工到验收,再到管护,每个环节都要严格按照相关标准进行,经过实践验证可行后再全面推开,所有厕所改造的流程和质量标准,均比照“首厕”进行,确保改厕流程规范、质量过关、群众满意。同时,全州239个示范村每个村培养改厕技术人员1名,为顺利开展“厕所革命”提供技术保障。

  ■ “革命”革出新面貌

  “老板,在不在啊?”“在呢!”听到有客上门,正在厨房做饭的陈治国连忙回应。还没等停下手中的活,来客已走进了院子。让座,倒水,点菜,忙完后陈治国转身准备回厨房。“你家卫生间在哪?我洗个手。”一位客人问道。陈治国推开一扇门,只见大约6平方米的卫生间内干净明亮,贴了地砖、瓷砖,配有淋浴器。陈治国家住阜康市城关镇山坡中心村,距离国家5A级旅游景区天山天池景区售票处不到1公里。过去乡村旅游还没兴起时,山坡中心村可是个穷地方。陈治国和妻子长年在外务工,直到2008年他决定回到家乡开办农家乐。

  依山傍水的山坡中心村风光秀丽,附近有天山天池景区、碧琳城旅游小镇、王母桃园、白杨沟等旅游景点,村里越来越多的村民吃上了“旅游饭”,山坡中心村成立了美丽山坡旅游专业合作社。

  “村容村貌太重要啦!”阜康市城关镇山坡中心村党总支书记葛昆军告诉记者,“2005年之前,我们村还使用的是旱厕。去年,昌吉州拨付了专项资金,加上村集体资金共计100万元,将村里的污水管网并入阜康市城市主管网,一劳永逸地解决了村民的如厕难题。”葛昆军说,厕所是文明窗口、旅游要素、进步的体现。“厕所革命”推动乡村旅游发展,让这一“天大的小事”从民生短板一跃成为提升群众幸福感的助力跳板。

  厕所是文明的尺度,也是国家发展的注脚。小厕所,不仅映射着国人卫生习惯的改变,关系着美丽乡村建设的全局,也承载着更深远的意义。

  在昌吉,“厕所革命”虽然取得了显著成效,但还存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州农业农村局三级调研员李宾舰说:“我们要把‘厕所革命’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一项具体工作加以推进,既要抓好基础硬件建设,也要注重文明如厕习惯的养成,还要突出清洁干净,兼顾经济实用,真正让广大农民群众的获得感更加充实。”

  李宾舰还提到,“厕所革命”还要赖于技术的革新升级、管理的社会化和规范化,以及政府持续的关注和引导。在实现每户一个卫生厕所的要求后,粪污无害化处理及资源化利用还需建立健全长效机制,实现良好的生态循环。

  昌吉日报 记者王薇

(编辑:孙亭文)